胶南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首都文化气质特别在那里

发布时间:2019-11-28 22:29:55 编辑:笔名

首都文化气质特别在那里?

原标题:首都文化气质特别在那里?

2013年南锣鼓巷戏剧节实验音乐表演《献给微小的灵》

梨园戏《董生与李氏》剧照

“文化中心”四个字,北京从来都当仁不让。

文化是有生命的,不同的土壤会有不同的生长脉络。

今天,我们无谓再去数一遍传统的深厚,历史的积淀;我们更关心传统、历史正在和当下的北京碰撞出怎样的火花。那就先看一看戏剧这个舞台吧!

2013年,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2406.7亿元,增速为9.1%,高于GDP将近1.5个百分点。

全市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企业实现收入10022亿元,同比增长7.6%,目前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北京市支柱产业已经排到了第二位。

左手巷陌,右手殿堂

王蓉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在蓬蒿剧场看戏的那个晚上,散戏之后裹着羽绒服从黑黢黢的窄巷里走出来,一抬头,正看见剧场那圈写着淡蓝字迹的招牌和凉白的月亮。王蓉说,那一瞬间的感觉“很梦幻”。

其实,作为一个工科出身的非文艺青年,她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剧目了。被朋友拉来的王蓉对那种带着“先锋”标签的演出并不热衷,只有跟演员近在咫尺的剧场才让她觉得新鲜。

此前,她对小剧场的理解就是“相当于电影院的小厅,大厅两百多个座位,小厅六七十个座位。”

真正的触动在散戏的那个瞬间,王蓉无法确切描述出自己当时的感受,只是觉得“非常现代”的演出呈现在青檐灰砖的老四合院里,突兀又和谐,两百米外的南锣鼓巷都不曾给她那种“历史的感觉”,突然就出现了。

当下和历史那么近,艺术和生活那么近。

带王蓉去蓬蒿看剧的小杨自认算个文艺青年,他热衷咖啡馆里的不插电音乐会;八年前,国内第一个小剧场北兵马司剧场歇业时,还在博客上写过伤感的句子。

不过,文艺青年并非天生。大一那年,初到北京的小杨跟着同学摸黑进到剧场的时候,还不知道“北兵马司”究竟是那几个字。当时正在上演的“好像是一个实验性质的剧,很前卫的感觉”,于是,小杨把这个以“司”字结尾的剧场名字跟哈根达斯、普罗旺斯归在了一类,“后来上查才知道是‘北兵马司’,就是明朝的北城兵马司。”

小杨觉得,在保留着元代街区肌理的老胡同里做小剧场,且周围依然聚集着不少普通住户,蓬蒿不仅有戏剧有历史,还有生活。“北京这一点很特别,类似的还有798,老工厂改成艺术区,工业、艺术、历史感都在一起……”他也很难给这种“文化气质”做出确切总结,而越是说不清楚,仿佛就越让人着迷。

和小杨不同,王蓉还是更喜欢那些“常规”剧目,尤其是喜剧,比如去年南锣鼓巷戏剧节的邀演剧目《蒋公的面子》,“能让人笑,也能让人思考。”

在她近几年的看剧清单上,除了《恋爱的犀牛》、《宝岛一村》等口碑话剧之外,还有一场戏曲——京剧《锁麟囊》,孤零零的一场,看戏的地点是国家大剧院。

“我是带我妈去看的,算是她来北京的一个旅游项目,比光站在外面照相强。”王蓉笑着说,“虽然我不爱看戏,但进去参观一下剧院也不错,绝对是‘殿堂’,我一点儿不夸张。我妈也特激动,以前我带她去故宫她都没觉得好,还嫌走着累,那天看完戏出来,我妈一直回头看大剧院的夜景,说‘北京真不错’,就是票太贵!”

她打算等5月份母亲再来北京的时候,带老人去感受另一种观剧体验:“听说湖广会馆也有京剧演出,是北京的老戏楼,感觉肯定不一样。”

王蓉坦言,虽然自己一年里总要看两三次小剧场话剧,但还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她到蓬蒿看剧并不全冲着剧去,更多的是为了休闲,转转南锣鼓巷的小店,喝杯咖啡,顺便看场话剧——看话剧,写在自己的微博上都让人觉得生活“有质量”。

当然,蓬蒿的低票价也是个重要因素,“花一场电影的钱看一场话剧,合算吧?”

“像结构戏剧那样结构我们的人生”

王蓉自觉是个艺术门外的“俗人”,而让“俗人”们走进剧场,正是蓬蒿的老板王翔创立这间小剧场的初衷。

在剧场进门的玄关处,射灯照亮了这样一句话:“戏剧是自由的。”王翔解释说:“戏剧是自由的,因为人的内心是自由的,它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比如商业的限制。”

剧场取名“蓬蒿”,是因为李白那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王翔反其意而用之,“蓬蒿人就是普通人,我们希望更多的普通人,也能走进剧场。不仅是观看戏剧,也能创作戏剧;不仅是结构戏剧,更重要的是像结构戏剧那样结构我们的人生,使它达到无限丰富的可能性。”

王翔总是带着两张名片,一张是齿科的主任医师,另一张是蓬蒿剧场的艺术总监。他“以牙养戏”,靠自己的三家牙科诊所每天为剧场补贴大约两千元亏空。随着南锣鼓巷的声名火爆,现在剧场的房租已经涨了三倍,“今年到90万了”。即便每年的戏剧节能得到东城区政府的资金支持,但剧场的运作经费仍然紧张,“实在不行,就卖套房子”,王翔说。

三月的第一天,是第五届南锣鼓巷戏剧节“新生单元”作品征集的截止日。征集到的三十多部作品,分别来自北京、天津、重庆、南京、济南、武汉等十多个省市。

“今年戏剧节的国际部分也很丰富,法国、以色列、日本……几个使馆的文化处都提供了支持,有的把他们用于中国部分的资金一多半都用在这上面了。邀演的一些剧目在中国落地之前的费用,都由他们承担。”

戏剧节似乎是最让王翔兴奋的话题,他语速飞快,如数家珍:“爱德华邦德,可以说是英国在世的最伟大的戏剧家;佐藤信,日本的小剧场之父;平田织佐,日本戏剧界的领军人物,《艺术立国论》的作者……六七位顶尖的艺术大师要亲自来做工作坊!”

这一刻的兴奋终于掩去了王翔的疲倦。这个下午,无论是和他商讨剧场装修的师傅,还是慕名而来的白发读者,抑或是从天津赶来看剧,兴致勃勃地“旁听”和王翔对话,并不时发言的漂亮女孩——大家都不知道这个笑容殷切,陀螺般忙碌的剧场老板心里正带着三个支架。

去年四月,马不停蹄筹办戏剧节的王翔忽然胸口疼痛,他自己打车去了医院,诊断结果是心肌有一半以上梗塞,医院紧急做了手术。从此,总强调人的内心应该走向高贵和“丰富”的王翔,心里扎扎实实地多了东西。

谈到戏剧节的时候,王翔特别介绍了日本舞蹈家山田云的工作坊:“让社区的普通人走上舞台,通过舞蹈或者说肢体表现,呈现自己的艺术创作。我们会请大家自愿报名,就是请社区的普通群众来参加。在戏剧节期间,会有三天的舞台展示演出。”这种方式和“蓬蒿人”的寓意不谋而合。

2012年,王翔获得了国家话剧“金狮奖”剧场经营管理奖,这是中国话剧界的最高政府奖项,该奖是第一次颁给民营剧场的管理者。

原标题:首都文化气质特别在那里?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悬疑灵异
秦汉三国
游戏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