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南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晚熟柑橘抢占近半河山重庆崽儿挑战鲍威尔們

发布时间:2019-11-10 21:07:17 编辑:笔名

晚熟柑橘抢占近半河山 "重庆崽儿"挑战"鲍威尔"们

华龙讯 (罗芸)曾“独霸”重庆的晚熟柑橘洋品种,正受到我市自主选育品种的挑战。昨日,从市农委了解到,我市已培育成功5个品质、产量不输洋品种的晚熟柑橘新品种,目前种植面积30万亩左右,在全市晚熟柑橘中占了将近半壁河山。

云南水果出口商曾靖宇,几年前来重庆了解晚熟柑橘时,听到的都是“W·默科特”、“鲍威尔”等洋名。“这次来重庆,多次听到‘奉节晚橙’、‘玫瑰香橙’等地道的中国名字,我仔细比较了一下,它们的品质不会输给洋品种。”曾靖宇说。目前,他准备与奉节签订晚橙购销协议,将其销到东南亚。

我市是全球最适宜晚熟柑橘发展的区域之一。市农委特经处处长洪国伟介绍,上世纪70年代,中国农科院柑橘研究所引进洋品种“伏令夏橙”到长寿湖试种。初夏挂果、花果同树的“奇观”,让种植了几千年柑橘的重庆人开了眼界。尽管存在籽多、“卖相”不佳等缺点,但因其错季上市而独领风骚,种植面积一度曾达20万亩,掀起了重庆发展晚熟柑橘的第一波“浪潮”。

长寿夏橙种植成功,让水果经销商朱铁能看到了“钱景”。在对全国柑橘主产区逐一走访后,重庆冬无冻害、无检疫性病害的独特优势吸引了他。从2002年起,朱铁能从国外搜罗了70多个晚熟品种到重庆试种,从中筛选出“W·默科特”等优质晚熟杂柑在我市大面积种植,形成了重庆发展晚熟柑橘的第二波“浪潮”。

朱铁能以市场为导向,引进、筛选晚熟品种,开启了我市柑橘发展的新思路。2005年,奉节柑橘研究所在相关科研院校支持下,培育出的“奉节晚橙”通过审定,成为我国首个自主培育出的晚熟柑橘品种。此后,在中国农科院柑橘研究所、华中农业大学、西南大学等的支持下,我市又陆续培育出“红翠2号”脐橙、“玫瑰香橙”、“晚锦橙”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晚熟品种,形成第三波“浪潮”。

“目前全市种植的晚熟柑橘中,锦橙、血橙都是‘重庆崽儿’;种植的脐橙中,自主选育品种面积占40%左右。”市农技推广总站副站长熊伟说,目前只有夏橙和晚熟杂柑是洋品种。

与洋品种相比,本土品种适应性更强,易成活,管护技术与中熟品种相似。血橙中的“玫瑰香橙”,单果比塔罗科血橙普遍重40%,颜色也更接近于玫瑰红,而非塔罗科血橙深沉的暗红,更易被市场接受;产量比塔罗科血橙高出30%以上,盛产期亩产可达两吨多,亩收益更可观。

“自主选育新品种,避免了向国外交纳昂贵的专利费用。”洪国伟表示,“作为产业发展中的关键,自主品种的培育也保证了我市晚熟柑橘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目前,我市还贮备了六七个晚熟柑橘新品种,成为改进我市晚熟柑橘品种结构的“第二梯队”。

相关

中“五百万”的几率+九年辛勤培育=“奉节晚橙”

“奉节晚橙”,是我国首个自主培育的晚熟柑橘新品种。“它的培育成功,既有中‘五百万’的运气,也是科研工作者汗水的结晶。”昨日,奉节脐橙研究所所长黄涛江讲述了培育“奉节晚橙”背后的故事。

上世纪90年代,奉节县已成脐橙种植大县,全县种植800多万株“”,面积15万亩。原新城乡袁梁村五社(现属白帝城风景区管委会)果农潘云富家,也种了百余株。细心的潘云富发现其中有棵“怪树”:别的脐橙十一二月成熟时,这棵树上的果子还是“青疙瘩”,每年如此。1996年,他把这事告诉了来村里推广技术的奉节脐橙研究所的谭传洪和向可术。

“脐橙是无性繁殖,要改变品质主要靠基因突变。”黄涛江说。像潘云富家这棵“怪树”,出现的几率只有几百万分之一,其概率相当于彩票中大奖。

成立于1990年的奉节脐橙研究所,主要负责培育新品种、推广新技术等。研究所在对这株树连续观察三年后,从树上取下芽头,嫁接到草堂、康乐等镇的500余株“”上。嫁接后的果树,具有与“怪树”一样的特性。

2002年,奉节脐橙研究所请来华中农业大学和原西南农业大学的专家,联合培育这个被命名为“”的新品种。经培育,这个品种成熟期延迟到每年2月下旬至3月下旬。尽管平均果重比“”少10%,但与引进的晚熟洋品种相比,自然落果率不到3%,是最低的。经基因测序,这个品种也与“”有较大差异。2005年,“”通过新品种审定,命名为“奉节晚橙”。

由于上市时间比中熟品种延后,“奉节晚橙”成了抢手货。2006年时,“奉节晚橙”在民间已自发推广了2000多亩,目前在奉节种植面积已超过1万亩。

专家为培育晚熟柑橘新品种支招:

少点浮躁 多点资金

成功培育一个农作物新品种,需要大量时间、大笔资金。在采访中,一位专家呼吁:要培育出更多更优良的新品种,科研人员还须少些浮躁,而政府可否多给些研究经费。

在农业生产中,种子是最关键、最基础的部分。目前我市晚熟柑橘新品种的培育有了一定成效,但与国外生物基因选育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我市主要是靠“芽变”方式培育新品种,而国外主要是通过生物基因进行选育——后者耗时更长、耗资更甚,但出现革命性突破的可能性也更大。

“我市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有的科研人员希望在三五年内就能见到成效,这是不符合育种实际的。”这位专家说,“近5年来,我市用于晚熟柑橘培育的经费只有区区两三百万元;而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柑橘品种研究单位,每年用于育种的投资就超过百万美元。”

这位专家建议:科研工作者应脚踏实地,对新品种培育进行基础性研究;另一方面,各级政府、相关企业要进一步加大对新品种培育的资金投入。

民生呼声
民生理财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