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南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木箱里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5:59 编辑:笔名

“二力,你哥答应没有?我们家地方小,你爹在这住许多年也该轮到他们家了,你身子骨弱,你爹又是个跛子,我们这一家老弱病残,日子还要不要过?”二力刚走进家门,便遭到老婆翠花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
“哥没表态,嫂子态度很坚决,爹若进门,她便与哥离婚。”二力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
“离婚不就离婚,吓谁呢?他大力又不是捡来的,凭什么爹就该我们一家养,我这就去找她评评理。”翠花解下系在腰上的围裙,气乎乎地就往外冲。
“哎哟”翠花刚冲到门口,便与大力的老婆素云撞了个满怀。
“哟,妹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呢?这么火急。”素云满脸的笑容象一朵绽开的荷花。
“你?”翠花见嫂子笑容可掬,不得不把一肚子火气暂时强压了下去。
“我是来接咱爹的,大力说你们的房子小,二力身体又不好,以后爹就住我家,我们给他老人家养老送终。”素云边说边摆动着肥硕的腰肢往爹房间走去。
素云走进爹的房间,东瞅瞅,西看看,目光锁定在床底下一把上了大锁的木箱子上,她弯腰拉出箱子,这时,躺在床上一直没吭声的爹猛地坐起来,对着素云大声说:“别动我的箱子,你要干什么?”
“爹,我接您去我屋里住,二力家地方小,您住这儿受罪,我先把您简单的行李搬过去,等会让大力开车来接您。”素云甜腻腻地说。
“等等,大嫂,爹不是你们一家的爹,让你们一家养也不公平,这样吧,我们一家一个月,今天二十八号,这个月大,再过三天您与大哥来接爹,怎么样?”翠花见大嫂进屋就去拿木箱子,爹反应又是如此大,觉得这箱子里肯定有什么秘密,在爹离开这屋之前,自己一定得搞清楚。
素云见翠花说得在理,如果今天强行接走爹,必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三天就三天吧,三天后来接爹你们总无话可说。
素云前脚离开,翠花与二力便分头行动起来,他们找了所有与爹平时有过来往的乡邻,但大家都说爹搬来这住也有三十多年了,来的时候就带着大力二力兄弟俩,连他们的娘大家都没见过,也没见有什么行李,好像只有一只普通的木箱子,没什么特别的。
木箱子,就是这只木箱子,三十多年了,从来都没见爹打开过,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呢?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明天爹就要去大哥家了,这只木箱子也随爹一起搬走了,大嫂一定知道这箱子里的秘密,要不她的态度咋转变得那么快呢?
傍晚时分,一贯给爹理发的师傅来了,自从他们一家搬来这住后,他们爷儿仨的头都归这剃头匠剃,开始是拿个箱子一家家跑,后来在村东开了个理发室,剃头匠便改名 理发师”了。爹老了,腿脚不灵便,理发师念及旧情,又开始提着工具上门来给爹理发,翠花见到理发师,一拍脑袋,咋没想到这个人呢?他给爹理了三十多年的头发,他肯定知道箱子里的秘密,但爹在身边,又不便上前打听。
翠花煎了几个荷包蛋,丢下几根面条青菜,给爹与理发师每人端上一碗。
理发师临走时,还没等翠花打听,便附在她的耳边说:你爹的箱子里有个宝贝,老值钱了,前天我没小心说漏嘴,告诉了你嫂子,你可得注意,别让她一个人独吞了。
第二天大清早,大力便开着车带着素云来接爹,爹去屋后厕所了,素云进屋就蹲下身子钻到爹的床底下拉木箱子,翠花双手叉着腰堵在房门口:“我说大嫂,你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爹都住在我家,你从来都没说要接爹过去住一晚,就连爹生病时,你也很少来看他,今天怎么突然就要接爹去你们家了?”。
“爹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爹,这么多年一直麻烦你们,现在我和大力想尽点孝道,咋啦?你还不乐意了?你不是天天差二力上我们家闹嘛,说我们不孝顺,今天我们孝顺了,你怎么又是这个态度?”素云边小心翼翼地拖着床底下的箱子,边气急败坏地说。
“今天我就不许你拿走这木箱子!”说完翠花也扒到床底下抢箱子,大力与二力也拥上去帮着自己的老婆抢,四个人抢得一团糟。
“你,你们.......”爹从厕所回来,看到他们这一幕,一时血压升高,轰然倒地。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与剃头匠的一句玩笑话--“箱子里是祖传的宝贝,老值钱了”让两个儿子纷争四起,甚至反目成仇。
听到响声,四个人手中的箱子也一下子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里面没有什么宝贝,只发现一本日记本。
日记本里是爹的字体,爹没读多少书,字写得歪歪扭扭:
1975年 月8号星期六晴
今天是妇女节,可邻居小芹却出车祸走了,她没有亲人,几个月大的私生子没人领养,我含泪抱回了家,取名大力。
1976年5月 号星期一阴
今天王媒婆带着个姑娘来提亲,我们互相都相中了对方,可人家提的唯一条件就是必须把大力送走,这么小的孩子,能送哪里去?即使有人接受,会不会对大力好?我告诉王媒婆,亲事暂且不提。
1978年7月6号星期四小雨
大力发烧成了肺炎,我带他去九江看病,在船码头看到了一个婴儿,哭得脸色青紫,眼看快断气了,天又下着小雨,我可怜这孩子,便抱起他,带到九江171医院,大力得到了有效治疗,弃婴却被诊断为:“先天性心率不齐”,看样子这孩子是因为有病而被亲生父母故意遗弃的,我抱了回来,取名二力,从此断了娶妻生子的念想。
1980年4月7号星期一晴
有个老中医说白云山上有种草药对二力的病有好处,我每天都去采,今天不慎被山上一块石头砸断了腿,因为救治不及时,医生说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残疾就残疾吧,只要二力的病有好转就值。
1981年7月8号星期三雨
一直在考虑搬家之事,大力下学期就该上学了,担心他与同学发生矛盾,别人取笑他是私生子,对孩子的成长不利,过两年二力也要上学,换个环境对孩子们有好处,可让我离开这生活了近四十年的故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真的有点不习惯,为了孩子们,也只好这样了。
看到这里,大力与二力早已泪流满面,素云与翠花也呆若木鸡,他们同时冲向倒在地上的爹,手忙脚乱地把爹送往医院。
手术室外,大力与二力紧皱着眉头,搓着手,踱着步,素云与翠花合掌与胸前: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一定要让爹好起来,给我们一个尽孝的机会......



共 2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主题鲜明,情节感人,即鞭挞了儿女不孝的行为,又颂扬了人间的大爱,塑造出 爹 这个大爱无私的典型形象。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4-09 10:02:50 问好,期盼新作!拉拉裤前后怎么区分
小孩上火怎么办
儿童中暑
小儿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