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南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壹天早晨七個梦

发布时间:2019-10-12 16:54:16 编辑:笔名

一天早晨七个梦

早上醒来的时候,芊芊头疼得厉害,她已经记不起到底睡了多长时间,也记不起之前有多长时间没睡,只有枕上冰冷的一片湿,清清楚楚地告诉她,她曾经流了很多的泪。旁边的枕头空着,枕巾整洁,没有睡过的痕迹。显然梵凯不在,其实他已经很久不在这里睡了,芊芊想。想到梵凯,她的头疼得更加厉害,许多事隐隐约约地在脑海中闪现,支离破碎的片段零零乱乱,仿佛一块整整齐齐的玻璃,一捶击来,然后分崩离析,中间闪过的还有她的影子,然后又消失,跌落,让她开始怀疑,那些到底是不是曾经存在的真实。 【第六个梦】 他和她已经很多天没有联系了。从城南西罗园到城北华严小区只隔了15000米的距离,抵达的交通工具无处不在,公交车,的士

,或者只要一辆自行车,无论选择那一种,也不过是几十分钟的路程,甚至是十几分钟,如果他自己开车走三环。可是,他们都到了不愿选择的地步。 只存一个号码的,一天24小时开着,却不曾打过一次,也不曾响过一声。 忽然之间,彼此就要存心在对方心里消失似的。这是他不想的结局,也是她不想的结局。当一段感情还没有完,可是

,它的不完比完了更让人难受时,这就像一个在病床上躺了几年的植物人,虽然还活着,但却不再有爱,不再有希望,甚至连悲伤也早已模糊起来。 这样的感觉,梦魇一般纠缠着她,让她心情郁闷,无法做任何事。一度,她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去医院咨询过。她想,自己在医院里咨询的那一刻,一定是有点病态的。那天,她穿着一件灰格子的棉布衬衣,洗得发白的袋裤,球鞋,还戴了顶鸭舌帽

,墨镜,黯淡的眼神隐在镜片后面,面色无华。 晚上,她睡不着,一个人在元大都遗址的公园瞎逛,从西走到东,再从东走到西。 如果不曾爱过倒也罢了,自己就自己吧,总能心平气和地过日子。可是,她已经习惯于他给她的一切,也已经习惯于对他付出一切,他叫梵凯,那个曾经和她相互依赖相依相偎从前每天晚上都躺在一个床上睡觉的男人。 【第五个梦】 凌晨3点,她早就睡了,一个人躺在床的一侧,穿着有小动物图案的素色睡衣,长发散乱地铺在枕上。偶尔有轻微的抽泣,不知在做什么梦,眉头轻轻地皱着。 黑暗中,他与她之间保持着半只臂膀的距离。他听见她轻微的抽泣声,不知她在梦里看到了什么。他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很想做那个度她的佛,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在黑暗里轻轻地抽泣,他觉得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他们很久没有做爱了,依然每天住在一起,可是激情已经褪去。他感觉她离自己日渐遥远,那个距离已经无法渡过时,他丧失了与她做爱的能力。 或许,她一直都不曾属于过他。 她与他是两个个体,有不同的思想,有不同的命运,自一点交会之后,继续朝各自的方向交叉前行,只是,这时是越走越远,而不是原来的越走越近。她停止了抽泣,他看着黑暗中熟睡着的她的脸,虽然眉头仍然皱着,她依然是那么美丽,而且又多些楚楚可怜,总是让他心疼,让他犹豫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放弃。 【第四个梦】 她记不起是第几次和他争吵了,她们吵得很厉害。 她的话很伤人,句句见血,她看到他颓丧的窝在沙发里,眼里涌动着悲伤。她不想说那样的话,只是吵着吵着就控制不了自己了。那些话伤他的心,又何尝不在伤她的心呢。她也知道,争吵一次,他们的爱就在减少一分。 吵架

,不是因为谁背叛了谁,如果那样反而不用吵了,就可以安安静静无牵无挂地分手。吵架,只是为她是不是应当由他来照顾。这个问题他和她谈了很多次,每次都不欢而散,再后来就开始为这件事争吵。 梵凯是爱芊芊的

,很爱,他只是想要全心全意照顾她的生活,不要让她受一丝的苦,只要她跟着他,分享他的一切,过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他真的只是想要全心全意地照顾她,疼她,爱她。 芊芊也是爱梵凯的,但她却不想因为爱失去了自我。一个27岁的女子,经历过爱,经历过失去,经历过痛,她不想放弃工作的权力,她只想让自己相对独立些。 他说: 女人生来就是要男人宠的,你为什么不是? 她说: 那你就去找个让你宠的女人,别找我。 他下面的话来不及出口就被噎回去,窝在沙发里,再说不出什么

。 【第三个梦】 芊芊有男朋友了,那人便是梵凯。 其实,天下间幸福的爱情几乎千篇一律,她和他也没有什么两样。周末的时候他会陪她购物

,然后一起吃饭,下午逛逛公园,晚上看看电影,最后一起回家。 星期一的早上,他会早起,然后催她起床,逼着她吃早餐。她还会在上班的时候收到他为她定的红玫瑰,简简单单就拥有了一天的好心情。 他开一家药厂,确切地说是继承了家族的企业,药厂的事情很好管理,基本不用他操什么心,他每天也就是例行公事到那里转转,然后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闲着。闲着的时候他就开始想芊芊,自从他遇到芊芊之后,对别的女子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爱芊芊,怎么就由一个浪子成了一个烟火男人。 他只想和芊芊在一起,温暖地相守,他只想看到她,想她的时候她就在他的眼前,他可以温柔地握她的手,看她细腻的指纹。 于是,他第一次和芊芊说: 不要工作了,做我手心里的宝贝。 【第二个梦】 梵凯在追芊芊,芊芊是个自我保护心理很强的人。 她以为他坚持不了一个月,结果他追了她半年,而且他对她的好有增无减。 芊芊去超市买东西,梵凯默默地在后面跟着,芊芊说我自己就可以了,梵凯也不多说,还在后面跟着。芊芊买了一大包食物还有红酒,梵凯抱着回了她的小屋。 加了冰块的红酒,两个人赌气似地一杯接着一杯喝。 芊芊问他到底想要怎么样,他说不知道。芊芊于是拿来纸笔,一本正经地在本子上给他策划起来,继续做跟屁虫跟在芊芊后面。写完,她自己先笑了,马上打了个叉。又写,起身出门,然后回家,以后把芊芊忘了,因为没有希望。这个还比较满意,芊芊把本子举给梵凯看。 梵凯的脸色有些发红,夺过那个本子说,如果我和其他的女人结婚,你说我会你单位里的人告诉我的。 其实她去这家歌厅并不多,她一起工作的那个小姐妹跟那里很熟。 他约她吃饭时她没有答应,他软磨硬泡她也没有答应。唱歌的那晚,她根本就记不起见过那个陌生人,只有他记得她,她却没有。 第二天下班,她在公司门口就见到一个干干净净的男生,他手里一支红玫瑰,对她笑笑,然后说: 芊芊,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她不理他,转身,招手,叫了出租车回家。 【我要纠错】 :christine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制作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收费